【昕博】普通的事(二)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故事属于我。
故事里的人物和真人没有关系。

写文很慢,最近也有点忙,各位见谅~

04

十月末的秋天突然降温,只穿了单薄外衣的许昕走出实验室所在的大楼就被一阵狂风拥抱。

“靠!”一个人饿着肚子加班到深夜出来还遇上降温,许昕觉得世界对自己充满了恶意。

许昕供职的研究所靠近一个产业园区,产业园区比起其他地方的好处在于即使是到了深夜,这附近高高的大厦的灯总不会全部暗下来,加班的人从不会少。

有人加班就有需求,饮食的需求、交通的需求,甚至住宿的需求。

产业园区门口有几家超市,正好截住研究所的出口。许昕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大跨步走过路中央进入了超市。凌晨的超市人并不多,店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轻快地对他说了句“欢迎光临”就低下头接着玩手机。

许昕缩着脖子经过收银台挪到熟食区,那里已经站着一个正在研究食物的青年人。

那个人感觉到许昕靠近过来,把黏在食物标签上的视线匆匆分给了许昕一眼,接着扭头回去继续研究包子的馅了。

许昕微微颔首站在青年的旁边,也准备研究包子的种类。两个陌生人互相侵入对方的心理安全距离之内的时候总会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这股压力会迫使他们不断偷看对方以确认情况是否还尚在把握。

但是每次偷看都和对方的视线撞在一起就有点尴尬了。

当他们第三次对视的时候,方博开口了。

他讪讪地笑笑,说:“兄弟,你也加班到现在呀?赚钱真挺不容易。”

许昕这时候确定了,这人就是方博。他本来没有认出方博的身形——他们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十二年前方博搬家前三天,那时候方博还是个妹妹头,也没有挂在眼睛下面的眼袋。那天许昕想起一周前的周五夜晚,方博带他逃家看星星,又把气氛全部毁掉。许昕怕自己25号来不及送方博,就提前三天带着准备好的礼物跑到方博家门口蹲守方博。方博拿着许昕珍藏的游戏王套卡,当时就感动得要跟许昕拜把子、结亲兄弟,被许昕婉拒了。因为这事许昕没能按时回家,后来还被他爸妈轮流教育了一整个晚上。

方博转头看他的第一眼他就想起这双眼睛了。听到声音时许昕无比确信这就是小方博那软里软气、词和词之间黏连在一起的独特说话方式。

方博切切实实地站在自己面前了,距离甚至不到半米,伸手就能捞过来。

可以的,方大博,欠了我十二年的信,如今还认不出我这么有特色的一张脸了。

方博不知道跟陌生人搭个讪对方需要的反应时间要那么久,现在他脸上保持着刚说完话的僵硬笑容,脑子里还在计算宵夜里包子和饮料的搭配方式。

许昕的有些超时的回忆完毕,被脑子里的方博气笑了。

方博看着面前的人慢慢地仰起下巴,勾了个挺有幽默感的笑容对自己说道:“你好好看看我,”他顿了顿,“给你一次机会。”

方博顿时就不好了,心道自己难道又没认出新老板的脸?前一个工作就是因为自己不认脸得罪了一个高层才丢掉的,这个工作的小板凳都还没坐热乎呢,要不也不会被老员工甩那么多事加班到现在。而且对方总给自己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莫非新老板也有没事考察员工对领导层熟悉程度的怪癖?对方的这个问题,说不好是道送命题!?

方博想,我得好好答!

许昕抛出问题以后没想到方博会这么认真的观察起自己。许昕心里的难过像水从井底的泉眼咕噜咕噜灌出来,自己少年时光里最重要的人似乎是轻描淡写地就把自己从记忆里扔了出去。

我们的感情是不对等的啊。许昕思索着,试图量化过去他和方博之间的种种。毕竟那时方博的人生比许昕精彩得多,在方博和其他人周末的白天一起跑到旧工厂玩模拟枪战的时候,自己正在家里一步步验证教科书上的实验。

在别人肆无忌惮地挥霍和方博并肩的阳光时,许昕只能藏在焊接密实的窗户护栏里面等待着太阳落山、城也睡死之后躲过了所有人的方博来拯救自己漫长而枯燥的生活。

方博确实没把眼前的人和十二年前自己的小偶像许昕联系起来。他们分别得太久了,方博对许昕的崇拜不断异化着他对许昕清晰的印象,他把许昕想得太好了,以至于许昕在他的脑子里的形象变得越来越抽象,慢慢地他再也没有办法精确地回忆起许昕脸部的轮廓。

——许昕的鼻子有这么大吗?许昕的眼睛有这么小吗?许昕的眼角怎么可能总是耷拉着?许昕怎么会不回我的信呢?

他不会认为对面的人是许昕,因为许昕已经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方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是因为觉得许昕太好,好到自己都没有信心会和许昕再次重逢。于是方博脑子在新高层的照片里打转,忐忑地报出了一个自己也不是很熟悉的名字。

方博获得[你已经死了]眼神x1。

评论(5)
热度(16)
© 一豆青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