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博】Fangbo on Ice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故事属于我。
故事中的人物和真人无关。
另外这篇是架空,时间线和事件都是我胡诹的,不要当真。ヾ(°ー°ヾ)实在是不会取题目…

许昕在大巴的轰鸣声中醒来的时候,马龙正从前座转过头来,手里的小册子刚举过头顶,眼睛便对上许昕迷蒙的目光。

他讪讪收回手,却还是一脸乖巧的笑容:“昕子,醒啦?”

许昕有气无力地哼一声。

“秦指说了,下午在宿舍整休,明天再开始训练。”

许昕有气无力地再哼一声。

马龙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平淡回应,就把身子又向后扭了一些,说:“可能这次比赛就这么半天假了,我想去滑冰,你说呢?”

“得了吧,你少听张继科瞎扯,滑冰有什么好玩的。”

“他说一架冰床可以拉四个人,在冰上溜得特别快,特刺激。”

“然后直接飞进冰里去,变成四只落汤鸡!”

接完话许昕就抱着肚子在座位上笑开了,嘴张得老大,白气从他的“血盆大口”里往外冒出来。马龙对此毫无所动,依旧把眼睛眯成两条微微凸起的弧。

“我已经和继科约好了。”

许昕的笑容戛然而止,心想师兄真是被鬼迷了心窍。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师兄根本一点都不乖。

顿了一下,再补上一句:肯定是他妈的张继科祸害的。

“……你真不怕秦指骂你啊?”

马龙垂了眼皮想了两秒,还是说:“我都跟他约好了。”

许昕活了十七年,正是少年热血、最讲究江湖仁义的时候。队里的大小伙子们每次提起许昕这个兄弟,总是竖起一个大拇指——“够朋友!”“昕哥是条汉子!”“昕哥,绝对的好兄弟!”——好话不要钱一样往外掏。

然而,从不背信弃义的昕哥,在看到跟他关系最好的师兄一到河边上就迫不及待跟着隔壁黑藏獒一起跑远的背影时,还是忍不住想要把对方按进这冬月里的河水中醒醒神。

——关系最好的师兄又怎么样,有这样把师弟扔在冰场边上吹冷风的么?

同样这么想的还有站在许昕旁边忍不住一直向上吸鼻涕的方博。但是方博并没有真的上手动他的师兄勇气,他就瞎想想。

北方城市的河道又宽又直,风从河道上拥挤着穿过,刮得人头疼。方博从羽绒服包里抽出包纸,迅速擤完鼻涕再把手揣进兜里,看样子完全不想让皮肤暴露在冷空气下。

许昕在脑子里完成了对马龙的报复,想起了身边矮自己一个头的方博。

“哎哎,”他还不认识这个张继科带来的新面孔,只能先胡喊几声引起对方的注意,“你是跟张继科一个队的?你叫什么名字?”

“呃,我是方博,跟张继科一个队,我是他师弟。”

“噢,方博,我是许昕。”

“我知道你,我看过你比赛。”方博害羞地说。都是打球的,影像资料不会少看。更何况他今年已经决定打U17了,许昕作为前届的冠军早就被指导列为重点研究对象之一。

许昕听了这句话,皱在一起的五官马上抻开了,嘴也跟着咧开——他心里已经把方博当成被自己高超球技折服的小兄弟了。当下就有些飘飘然,什么叛徒师兄,已经被丢到风里去了。

“哎!”许昕摇着轻盈的身体环上方博的肩,没看到对方的满脸疑惑,也毫不介意对方身周十公分的感冒气场。他仿佛心情一直很好一样地向手肘子里的方博提议,既然没心没肺的师兄们抛下了他们自己去找刺激去了,那他们不如也去找点自己的乐子。

方博的脖子还处在别人的挟制之下,不敢不从,只好吸吸鼻子快速地点了几下头。

许昕见他同意了,就大笑着说道“走!”勒着方博向有着许多划痕的冰场跨步而去。

方博被半拖半拽地前进着,心里已经哭了出来——难得的假期,他突然感冒不说,还被师兄威逼利诱着出来当个衬头,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一月,黯淡阳光洒在一排枯枝的下午,方博滑行在结冰的河道上,冰面下有活水流向远方,而他看不见的内心盛满了苦涩的泪水。

许昕终于停了下来,在一个组冰鞋的摊子前。

穿着黑袄子、戴着毡帽子的大爷坐在木凳上抬眼觑着他们两个,旁边竖着块边缘并不整齐的薄木板,写道“冰床 15元/小时  冰鞋 7元/小时”。

“我只有三块钱,大头的都在我哥那,我就装个公交车钱。”方博犹豫地说。

许昕掏遍全身上下八个兜,找到十五。没办法,他跟马龙过来就只是为了不让师兄一个人在训练基地外面落单,还算计着要蹭个饭,除了交通,没想到还会消费。

“这样,方博,我出14,咱一人租双鞋玩一玩,等会如果他俩一直不回来,你得借我一块钱转公交车。”

“……行。”

于是他们一人领到了一双鞋,晃晃悠悠地也加入到冰场上吵吵闹闹的人群中去。

方博是北方人,冰上什么世面没见过。就他小时候,离家不远处的那条河,冬天总要被他刨下一层厚厚的冰屑来。

许昕只看到这个矮子双手紧紧攥在兜里,一副铁公鸡财主的样子悠闲地在冰上来来回回。许昕挑起两边眉毛,又咧开了嘴,对方博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接着就没站住摔了个马趴。下巴磕在冰面上,冻得许昕一个激灵,五官全都纠到一起。

有技术好的大爷大妈看到了他整个摔倒的过程,明白孩子跌的不重,便边开声笑着边向他移动过去,要给他搭把手。

方博听到动静忙回头看,急匆匆地滑回许昕身边,手忙脚乱地和大人们把他拽起来。

大人们叮嘱他俩多注意安全以后就说笑着散开了,方博扶着许昕的胳膊,回味着许昕精彩的摔倒时刻。

他刚刚怕许昕真摔伤了没敢想其他的,现在看许昕没什么事,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许昕灰头土脸地说他。

“哈哈哈哈哈哈昕哥!你刚才摔得太精彩了!你等会再给我表演一个?”

“表演个屁,我下巴疼死了,你看看是不是青了?被秦指导看出来我可就完蛋了。”许昕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龇牙咧嘴地说,方博听完,特别认真地看了许昕的脸几圈,才郑重地回答:“没,放心吧。”

许昕长舒一口气,感叹:“什么事啊这都。”

方博幸灾乐祸地又笑了。

许昕发现,这个张继科的小师弟其实还有点欠揍。

方博陪着许昕坐在刚才租鞋老板的一张冰床上休息,聊了一会,许昕就让方博先自己去滑一滑,自己观摩观摩、学习学习——花了两个人几乎全部身家租来的冰鞋怎么能闲着?!

方博觉得很有道理,就起身迎着风疾驰而去了。

接近黄昏,红色的太阳正对着许昕缓缓西移。金色的光落在冰面上,衬的冰面越发干净好看。方博一直在许昕的视线里游走,时不时滑个花向他炫耀。

许昕被他逗得一笑:“能的,他怎么不进花滑队呢?”

冰鞋的归还时间很快就到了,玩出瘾的方博恋恋不舍地把两双鞋子递给大爷。

许昕看他失落的样子还有些气,觉得他就是面对自己这个冰场新手膨胀了,说话就总想煞煞他的威风。

后来许昕在和对方聊天就要斗斗嘴的幼稚行为中渐渐找到了极大的乐趣,甚至沉迷在这样游戏中不可自拔。只要有方博在的地方,他就会兴致勃勃地全面展开攻势,方博也会全力反击,队里和球迷竟然也都乐得看。不过,这是后话了。

夕阳缀上枝头的时候,马龙和张继科终于回来了,各自提溜上师弟,赶紧追上公交车匆忙回队。

万幸指导们都并没有发现这群偷跑出队的调皮少年。

许昕万万没想到,再见到方博,竟然是在两年后的世乒赛上。

方博随着振奋人心的背景音乐跑过运动场,稳稳地站到主持人和许昕的身边。许昕微微偏过头看他。

方博也挑起眉毛看向他,那张比冰场上初次相遇时更多了坚毅和苦涩的脸,缓缓向他拉出一个微笑。

“世乒赛第一场男单半决赛,许昕对阵方博,比赛即将开始。”



评论
热度(29)
© 一豆青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