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博/胖雨】群星闪耀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故事属于我。
故事中的人物和现实没有关系。
本意是主要写昕博,写着写着发现胖雨太闪了。_(:з」∠)_

——————————————

晚上九点半,是食堂供应宵夜的结束时间。周雨掐着表,准时把书一合,噔噔噔跑下楼开他的二手自行车的锁。

从图书馆到学生食堂走路要十三分钟,骑车只需要两分钟,即使加上收拾书包、下楼、开锁、上锁的时间,也绝不会超过五分钟。

周雨有时候就享受这种把时间规划到分钟以内的紧迫感。有个文科院系的师弟说他变态,他笑嘻嘻地揭过话题,觉得这没什么奇怪的,人总有点自己奇怪的小爱好。

夏天的夜风吹得人舒爽,纠结在脑子里的计算、公式、步骤都被吹开了。周雨快乐地迈步走进食堂——听说食堂新开的特色风味窗口今天开始供应,他就是为了尝鲜来的。

快接近关门的时间,跟饭点人挤人的盛况完全不一样。有的窗口已经把准备的食物尽数卖出,穿着厨师服的师傅从窗口走出来坐到饭桌边上,解开几颗扣子,瞄着挂在大堂的钟,边闲聊边等着下班。

新窗口第一天的食材总是准备得最充足的,有一两个学生刷完卡在等着东西出锅,还有一个坐在烤冷面窗口前边吃边做作业的。周雨远远一看窗口上贴的字,乐了——烤冷面!他和他的学弟——小胖樊振东都爱吃,他还能给他的小胖带一份回去呢!

他收回视线继续接近窗口,走到一半才发现不对劲:那个坐在离烤冷面窗口最近的地方的,不正是他天文导论课的老师许昕吗?!

有谁会想到,课堂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许大蟒老师,在下课后的夜晚,会在学生食堂,看着学术专著——配烤冷面。

周雨惊讶得双手捂住嘴巴,缓缓地离开直径路程,取道川菜窗口,绕行到烤冷面窗口前才敢大舒一口气。

他才不敢被许昕发现,“许大蟒深夜探访食堂只为一份烤冷面,其间不忘学术,夜读专著”的感人事迹他是一定要在系里传播的。要是被许昕知道是自己走出去的消息,“大蟒”的外号可不是学生们白送给他的——这个老师好玩是好玩,但同时也很狡诈,课堂上提问和布置作业总给周雨他们一种自己是被大蟒盯上玩弄于股掌间的小老鼠的错觉。好好的专业导论课,非要用大数和物理折磨他们,美名其曰打扎实学天文的基础,而挣扎在题海中的周雨和他的六十七个小伙伴们早就已经神志不清了。

卖烤冷面的小哥睁着大眼睛看着鬼鬼祟祟贴上窗口要了份至尊热狗烤冷面的周雨:“兄弟,你不会就是最近学校在抓的那个咸猪手吧?”

“???当然不是!”

“那你怎么走路奇奇怪怪的?这么大个食堂就看到你绕个弯过来,你是不是被保安追着躲到食堂来了?”

“???哇你这人想象力也太厉害了吧!哥,我就想吃份烤冷面!”

“想吃烤冷面走路就那么猥琐?”

周雨百口莫辩,只听背后一声嗤笑:“噗,我猜他在躲我。他真是学生,我作证。方博你快给他做份烤冷面吧!这都几点了,别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昕趴在桌子上快要笑背过气去。方博眼睛一眨,也皱着脸皮笑起来。给周雨按了刷卡的数字,拈起张面皮料理起来。

周雨黑着脸刷了卡,靠在窗口上问许昕:“老师,你早就看见我了?”

“本来没有,但是你风骚的走位实在是太惊艳了,这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许昕边笑关上书,收拾起桌子上零落的笔和写满字的稿纸,看起来在这里待了有一会了。不过这些信息都没用了,本来周雨想好的八卦已经被扼杀在了许昕的笑声中。他相信,在自己传播出八卦之前,他因为猥琐的走路姿势而被认成校园咸猪手的光荣事迹就会先传上系微信群。说不定,还有配图。

周雨近乎绝望地捞出手机,果不其然系群已经炸了。点开是满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尽头是好几段小视频。连副院长都出来刷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包。

周雨觉得自己在大学的人生已经结束了,不知道现在转系还来不来得及。

“同学,你的烤冷面好了。”方博迅速地打包好,递给周雨。然后关上灶台,收拾起工作台来。

周雨拿了食物,心灰意冷地准备往外走,却看到老师提着公文包还站在原地玩手机。估计还在“哈哈哈哈哈”。

周雨出于礼貌问了一句“老师您还不走吗?”没办法,谁让他是掌握着作业生杀大权的老师呢?

没想到许昕抬腿就过来:“好啊,一起走啊。”吓得周雨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里不断闪过弹幕:我只是随便问一下啊老师?老师你不是吧?老师我随口说的,我我我我不是…我我我我没有…胖儿救我!QWQ

许昕看着周雨一脸心如死灰的表情笑弯了腰,忙给他摆手:“走吧走吧,老师逗你玩的,我还要等人呢!快回去吧,好好学习,下周就考大物了。”

第三次心口中枪的周雨出门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和活着的意义了。许昕还在他身后嘎嘎怪笑。

回到宿舍的周雨打开了那份用生命换来的烤冷面,香味马上飘了出来。例行路过的师弟小胖嗅觉敏锐地循味而来,把剩下的烤冷面和他雨哥一人一口地吃完了。

周雨的上铺张煜东看得直咽口水,但他明白这顿宵夜他蹭不上了。

只要每次樊振东来蹭周雨的吃的,周雨都会以“我们胖儿还在长身体”的理由,拒绝其他人的蹭饭请求。问题是,自从樊振东来了,他就没有一顿能蹭的周雨的饭落下过的。所以张煜东也早就习惯只能看不能蹭的周雨的夜宵了。

“雨哥,真好吃。”樊振东无邪地笑着。周雨看着他,觉得自己一晚上被老师恶搞的憋屈一消而散。笑柄就笑柄吧,只要小胖能吃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张煜东在上铺看到周雨又露出那种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笑容,不禁抖了三抖。然后就感受到樊振东有意无意飘到自己身上的犀利目光,他抖得更厉害了。

因为樊振东说了一句好吃,周雨连着去买了一星期的烤冷面。天天掐点去,天天看到他的老师在食堂等人。

“哎,博哥。”一周下来,周雨已经和这个卖烤冷面的小圆脸混熟了。他背过身,确定身后的许昕看不到自己在干嘛,也不害羞,就压低声音八卦兮兮地问:“你知道许老师每天都坐在那等谁吗?”

方博一滞,手里的洋葱碎全掉在了面皮中间。他以为周雨没看到,就若无其事地烤起了火腿肠。

“那我我我我怎么会知,知道啊!”

“我觉得是不是等他女朋友呢?不然谁会天天跑食堂坐到关门啊?可是不对啊,什么女朋友要让他在食堂等啊?”

“那我,我哪知道啊?我我我我跟你说,少八那个蛇精的卦,不然他报复起来太吓人了。”

周雨身形一肃,深以为然,接过自己的两份烤冷面,立刻有计划有速度地离开了食堂。

“雨哥,今天的洋葱,好像都集中在这一块里了。”嚼了满口葱的樊振东对着神游的周雨说。

“哎哟,我没注意,来你吃我这份来。”周雨忙把自己的那份推给小胖。他刚才在计划着明天去蹲食堂门口,俗话说好奇心杀猫,搞他们这个的又比平常人好奇心更重一些,他暗下决心,势必要弄清楚许大蟒在等的小情儿是谁!系群八卦史就由他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张煜东在上铺冷眼看着没有自己份的第一百零三次夜宵。再次被樊振东似有若无的眼神攻击击退到床帘里。

张煜东咬着被角咽下眼泪:有亲师兄了不起啊————

考完大物的夏风沉重的晚上,周雨拖着被考试重创的身躯准时蹲到了食堂门口。

九点三十二,很好的时间。食堂陆续有后勤人员聊着天往外走。周雨发现那些平时穿着制服带着餐帽的劳动人员,其实私下里都挺时尚。有两个在饮料台工作的年轻女孩甚至都已经化好了妆,正在聊着要去哪和谁约会。

周雨想:许老师在等的就是这样的女孩吧?

他靠在食堂边的树上,这个位置能让他看明白食堂门口发生的事情,又不至于让食堂出来的人第一眼就发现他。

等了大概有个几年吧,反正时间很久,许昕终于出来了。

只见他左手提着个电脑包,右后方跟着那个小圆脸方博。他本来走在前面,稍微侧身等了一会,让方博和他并排才继续向前走。

周雨已经惊呆了,这,这就是许大蟒老师的小情儿?不对吧?!

在他目瞪口呆的时候,许昕已经发现他了。

“哎,周雨,你躲哪干嘛呢?真干上校园变态这行啦?”

方博和周雨俱是一惊,瞪大眼看着对方,“你你你”半天没出来句话。

还是周雨先缓过来,说:“你,你不是说你不知道他在等谁吗?”

方博说:“我我我骗,骗你的。”

“你,你跟许老师去干嘛呀?”

“我我我们同路,搭伴回家,怎,怎么了?”

许昕听到这句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方博一眼。周雨则松口气“哦——”了一声。突然又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松口气?

“那,那我们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方博拉着许昕的手腕作势要走,许昕也不说话,由他拉着,怪笑着向周雨点了个头。便跟着方博走了。

周雨抚着惊魂未定的小心脏回到宿舍给樊振东讲题。又实在忍不住八卦的心,跟樊振东说了这件事。

小胖低着头在解题,“嗯嗯”敷衍着搭了几声话。

“哎,胖儿,你说许老师和方博这是干嘛呢?”

“可能就是搭伴回家吧。”樊振东头也不抬,继续写题。

周雨“哦”了一声。空气安静了一会。

樊振东突然顿了笔,说:“我希望以后和雨哥也能像他们一样。”周雨还没反映过来,他就又沉入题海中去了。

周雨心说:和许老师和方博一样?哪样?小胖的意思是以后要买个和自己很近的房子,好让我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么?嗨呀我们胖儿就是贴心♡~

张煜东在上铺,缩回了自己八卦的上半身。深深为抢走自己无数宵夜的樊振东,掬了一把辛酸泪。

樊振东小朋友的爱情之路,似乎还很漫长。



评论(5)
热度(58)
© 一豆青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