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博/獒龙】雪庐夜话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故事属于我。
文章中的人物和真人没有关系。


月上中天的时候,梅花还在开着,三剑客在房外的梅树下比剑。房内烧着小火炉,火光熠熠,照亮覆在菱形格窗的油纸上,从外面看来只觉得温暖异常。

方博在房中喝酒。房门开得大大的,雪簌簌落下来。炉子烧的暖,他就侧躺在席上,看着外面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借着月光晃得人眼花缭乱。

他们纠缠了太久,方博坐起身从桌上夹起一枚炒得脆香入味的葵花子,双指用劲将它弹至门外。葵花子带着破风声割向一枝梅花,梅花落地的一刹,三人的胜负已然分晓。

许昕收剑向两人抱拳,回身走向屋中。

剩下两人一人白衣长身玉立,一人朱衣玄裤,还踩着一双宝蓝长靴。只见宝蓝靴一屁股坐到石阶上,闷笑起来。

“龙,你刚刚发愣的一瞬,已经少我几步招数,否则今天你我定然分不出个高下来。”

白衣人看他一副痴样,弯弯嘴角也温润地笑了:“张公子,今后做了天下第一,就不要再穿这双鞋出门了。亦或是,这是你上哪里学来的煞敌妙招不成?”

张继科拍拍自己的长靴美滋滋道:“这可是,宝贝!”

“噢?什么宝贝?”马龙双手负在背后,眼里有几分好奇。

“不瞒你说,这乃是我机缘巧合下向桃花仙人处讨来的宝贝。那粉衣白胡子老头告诉我,只要我在月圆之夜换上这双奇珍宝靴,再亲一亲我心仪对象的眼睛,就可以和那个人白头偕老。”张继科说这些话时,正看向还站在雪里的马龙。月亮正好斜倚在他身后,银辉落满他的肩头。

马龙听完忍不住一嗤鼻,摇摇头笑他一派胡言。

“是真的。”

“这种鬼话你也信?传出去恐怕大半个江湖的大牙都不保。”

“我可以证明的。”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证明。”

“你靠过来。”

“再过来点。”

刚刚丢掉天下第一名号的倒霉鬼竟然就这样被现任的天下第一强吻了?!何等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白衣公子牵唇一笑。他可是半个时辰之前的天下第一,这世间既没有人能逼他做他不想要做的事,也保不齐螳螂身后是否就有只翘首以待的黄雀。

至于蓝宝靴?张公子的师父说了,那只是他的个人喜好。桃花仙人?不存在的。



说回另一面。许昕结束鏖斗,轻快地坐回席间。对面的那个人赶紧凑上来:“怎么样?”

许昕好整以暇地给自己倒了杯温酒,慢慢嘬完才悠悠回他:“什么怎么样?”

“结果啊!”方博急匆匆地又给他倒上一杯,怕他故意拖延动作,故弄玄虚,堵得自己呼吸都难受。

没想到许昕接过酒却不喝了,笑意吟吟地看向门外还在说话的两人,反问方博:“输赢对你来说重要吗?”

方博眉心一聚:“当然重要了。”

“哦?”

“你们三个常居江湖排名公认的前三,也许很难明白我们的心情。‘天下第一',难道不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么?即便不是第一,能排得上前的名号也是大部分人的追求了。”

许昕颇有深意地一笑。方博接着说:“难道你也想跟我说什么天下第几都不重要的浑话么?我们摸爬滚打、刻苦练习招法,有的人爬到了山顶,有的人半路上就伤了、残了、没了,难道这个时候你要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吗?”

“不,方博,我不是这个意思。”许昕伸过一只手去盖住对方的,暖意却从手心传了过来。方博一动不动,他也一动不动。

“你的心情我当然明白,我也是从山脚爬上来的人,”许昕顿了一顿,“我是想说,当你到达山顶以后才会发现,能有一个同你一起欣赏绝顶处绚丽风光的人,是一件多幸运的事。”

方博跟着他的目光看出去,雪地里的两个人已经搓起了雪球,幼稚得根本不像身怀绝技的样子。

许昕抓起他的手,拉到自己的怀中把玩。漫不经意地继续说道:“所以你要继续努力向上爬。”

“我会在这里等你。”

“总有一天,世界会为你让路。”


评论
热度(30)
© 一豆青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