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博】降星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故事属于我。
故事中的人物与真人无关。
在奇妙的文风上越走越远┐(´-`)┌

——————————————————————————

春分夜天朗气清,漫天星河明明灭灭,看来只觉得天上热闹。

新风从天地相接的那头轻轻踩草而来,在旧屋窗前已抽过芽的玉兰枝上打过几个圈,卷着玉兰树的味道飘进了窗,落在意识不甚清明的书生鼻头上。

书生捧着本书,头快要栽到木桌上。

半阖的眼皮微微颤动着,他模糊的视线突然跟上了一只快速爬动的小虫。

那小虫恐怕只有半个指甲盖长,色黑黄,极细,头尾皆有须。

“哦——一只蠹鱼。”

“我虽然是个穷酸书生,平素却也喜好结交朋友。可惜家底单薄,管不了什么好酒好肉,几口破书,吃了也就吃了。也好做我许昕的座上客。”

书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它。

这只蠹鱼说来也怪,在书页上爬来爬去却不见下口。虫子的想法书生不好揣摩,只嗤鼻一笑道:“难道一只小小的虫子也能嗅出我的穷气?难道书也分上等风味的书和味同嚼蜡的书不成?”

蠹鱼爬过几页纸,书生随它一同漫游在纸面上。最后它停在了一句诗后,就着墨水啮食起“神仙”二字来。


只见那诗末尾写道:更于何处觅神仙。


蠹鱼吃完那二字便停住,在书上原地追着尾巴转了几圈,书生也不知自己眼睛怎么了,那不足半个指甲盖大的小虫竟变成了一个半径足有四寸的发圈。

书生惊惧之余猛然想到,这怕是不知多少年才能得到的奇遇。那发圈,岂不就是书中记载的脉望?

思及此,书生赶紧捧上脉望出了门。

据载,以脉望观星,星即落,便可向星君求得丹药服食,以至长生不老。

正是春分,空中四象二十八宿俱是清明,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书生自嘲:我怕是哪路神仙犯了错被罚下届渡劫,时候到了该归位了。

他走到草地正中,仰着头观察了一会,拿起脉望对着东方一颗高频闪烁的星子便是一瞥。

万万没想到,那颗星子真的迅速坠落下来——从九天外直直摔向许昕正前方。

星子落在地上便幻化成了人形,现下正坐在地上苦着脸揉屁股。

书生许昕:……真的掉下来了啊!!!

星君双手撑地站了起来,拂了身上的灰,哭丧着脸说:“许昕,你奇遇脉望成型,又以脉望观星,得天一个愿望。你可有何心愿难了?”

“心愿?书上记载的不是丹药…”

“古籍与现世总有出入,你看开就好。”

“…我本想拿丹药换酒肉盘缠,上京赶考,可这和书上写的不一样。”

“既然如此,让你下半生锦衣玉食、不愁吃穿可好?”

“不好。”

“???为何不好?”

“我现在不想要酒肉盘缠了。”

星君犯了难,揉着衣袖“这…这…”了半天才接着问:“那助你金榜题名,可好?”

“不好。”

“为何不好?”

“我现在也不想金榜题名了。”

“我劝你莫要太贪婪!”

书生看到星君插起腰单手指向自己的鼻子那气鼓鼓的样子,不禁失了笑。

“我不要锦衣玉食,也不要金榜题名。”

“那世上还有什么能给你的?”星君抱臂斜睨着他。

“当然有。”书生右臂一旋,顺着方才望星的角度又指了回去,现下那儿什么也没有,只是一片漆黑。

星君不语,书生便得意洋洋地继续说:“我要房宿的那颗房星。”

“……”

“不知房宿星君有何看法?”

“……”

“事关仙家信誉,星君可要慎重。”

“……”

“方博~别装了,我一看见你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角宿星君!你被罚入人界历劫思过三百年,如今劫满,正是归位之时,竟…竟然还敢出言不逊。”凡名方博的星君脸上竟然飘起了红云。

“得了得了,三百年前我不就偷了桃花仙一枝桃花吗?还不是为了向你表白心迹。谁知道你师兄竟然借题发挥,到天庭参了我一本,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非把我弄到凡界受罚。虽然看着猪拱自家白菜的心情我也懂,毕竟我也在他拱我家师兄的时候使了些坏,但他可真记仇啊…”

一身穷酸气的书生摸着下巴回忆起往事,衣着严肃的星君已经笑弯了腰。

“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君活了一千多年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自己是猪!”

书生放下手,笑盈盈地望着星君。

区区百年于神仙而言总要湮没在日后无穷无尽的时光中。白日无尽,谁也不会傻到紧紧握住生命的哪一个时刻,那对没有尽头的生命来说不过是徒增烦恼。

可在人世间经历过悲欢离合起起落落后,许昕却突然想要记住点什么了。

草地上的夜风轻轻地揉着他和方博的头发,那个人捂着肚子笑得停不下来。这样的时刻平凡得如同书生破草屋后面那口井里提上来的水的味道:寡淡无比,细细品尝甚至还有些许的砂土味。

许昕突然不想要什么长生不老了,他想和方博普通地出生、成长,最后一起老死。

回过神的时候方博手上已经拿出了一颗回仙丹,正准备给许昕递过去,许昕却突然伸手打掉了那颗莹白丹丸。

方博又不解了。

许昕鼓起勇气说道:“和我一起留在凡间吧。”

他还未正式向方博表白过,就要人家抛弃仙官与长寿来和他做对风雨飘摇的鸳鸯。绕是曾为东苍龙宫之首的角宿星君此刻也只能心如擂鼓。


“好啊。”


是日春分,房星先降,不过一刻,角星命格自降,亦共陨于东。


——————————————————
*梗来自张岱《夜航船》天文部,“望星星降”。

评论(8)
热度(27)
© 一豆青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