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一个早晨

APH/路德维希x基尔伯特
人物属于本家,故事属于我。大概是1003贺文(。)


路德维希小心翼翼地往壁炉里添上了一些新的木柴,火焰里传来一阵毕毕剥剥的声音。
他的蓝眸子紧张地向沙发看过去,那里有被淹没在一堆枕头里的暗棕色毛毯,毯子下隐隐约约有个人的模样——是刚刚回家没几天的基尔伯特、路德维希的兄长。
毯子鼓囊囊的地方动了一动,接着又变回了静止的山丘。
路德维希也静止了一会,才轻手轻脚走向了楼梯:他要上楼去拿准备放进壁炉里头烘烤的苹果。

贝什米特家的窗帘有三层,第一层是覆盖着厚厚的化学涂料的隔音帘,第二层是深色不透光的隔光帘,第三层是柔软的纺纱帘。这一会,前两层帘子都被路德维希绑到了窗户的两边,只剩下一层纱帘将冬日清晨的日光筛得细腻而温婉,像伊丽莎白厨房里刚打发的奶油。
基尔伯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枕头与靠垫的废墟中露出一个头,奶油色的光就打到他的眼皮上。
那种光是非常温和的,它的温度一点点渗透皮肤,进入基尔伯特的梦中——只有神话中的事物才会散发出这样的柔光。
于是基尔伯特梦到了他还能看到神话事物的童年。

那是一个有狂风的夜,他遵循腓特烈亲父的嘱咐将苹果放进炉膛中炙烤,作为睡前的点心。可能是前一天听了那个假小子伊莎讲了一堆蠢童话的缘故,当他打开壁炉想要拿出苹果时,一个小仙子从迸射出的火星中化了出来——拿着一支滑稽的星星棒,背上一对透明的蝴蝶翅膀,全身大概有基尔伯特的巴掌那么大。
基尔伯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下巴还能离自己的上颌那么远,远到那个神秘的仙子(或者是精灵?)对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魔法治愈他脱臼的下巴。
“妈的,亚瑟?”
“?”

在一段奇妙的误会发生后,仙子不计前嫌地表示既然基尔伯特能够看到她,就应当许他一个愿望。
这却让基尔伯特犯了难:“可是本大爷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仙子也犯了难:如果他不能成功许愿,仙子就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的魔法世界了。
仙子搓了搓透明的翅膀边缘,皱着眉头看着他。
众所周知,基尔伯特在很久以后成为了一个秀弟狂魔——他总拿柔软的小东西没有办法。
于是帅气的基尔伯特大爷大手一挥,说出了那句所有故事中最俗套的话:“那本大爷希望自己能够幸福。”
小仙子的表情豁然开朗,激动地绕着基尔伯特飞了五圈,弄得他有些头晕。
仙子舞着星星棒,对他唱起祝词。它的声音很小,又尖又细,歌声甚至连那个普通的房间都填不满,于是它只得在整个房间中飞来飞去,像是一定要让祝歌的曲调充盈这个空间中的每一个角落。

当祝词行至结尾,星星棒轻轻地触到了基尔伯特的眉心。
仙子继续唱着,表情却有些悲伤,基尔伯特曾经以为那是为短暂的相逢告别的忧愁情绪:

“而最终,你的青春将燃成灰烬。

“你永无安宁、想入非非的青春!

然后便是平静又快乐的晚年。”

歌声停止了,仙子同最后一个音符一起消失在基尔的眼前,伴随着像现在这样温暖的、奶油色的光辉——基尔伯特在沙发上睁开了眼睛。

那时路德维希已经回到了客厅,他正把唯一一扇散开的窗帘拉开,阳光瞬间变得清晰而明亮,投射在米色瓷砖的地板上甚至有些刺眼。他敏感地察觉到了沙发上传来的一瞬不和谐的响动,但却毫无所动——除了脸颊两侧不自觉向上牵引出一个柔和的笑以外,依旧按照原先的计划走向壁炉,将两个苹果放到了壁炉里面。
今天的温度刚刚好,无论是窗户外面还是壁炉里面。客厅里一动一静的两个人很快就闻到了从火边漫溢过来的香气。

当基尔伯特手里被塞进一个暖烘烘的苹果的时候,从路德维希的角度看过去,那个人还陷在清晨起床后的游离状态中。路德不急着叫回他,只是隔着一个人将昨夜移到沙发上的厚毛毯和几个枕头收了起来,让沙发又恢复昨夜前的整洁。
路德维希抱着满怀软和的寝具在楼梯和房间之间穿梭,把它们一个个送回本来的位置。等他做完这些琐事回到客厅,基尔伯特还保持着那个姿势——手里攥着凉了一些的略微发皱的苹果,注视着跳动着火焰的壁炉。
“哥哥,你在想什么?”路德维希觉得有必要打破这样的氛围,当一个人长久地沉默时,路德认为那个人就已经短暂地在某种意义上离开了“此时此刻”。
这是经常发生的事,人们常游移于自己的思想与现实之中。但当对象是基尔伯特时,路德维希总是在尝试着去温柔地把对方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他想创造更多两个人真实同在的现场与记忆。而这些记忆,有些令人悲伤地,就是两人有所羁绊的唯一凭依。
基尔伯特扭过脸看向他,他便贴着有石榴色瞳仁的哥哥坐下去。
基尔双手按了按苹果的表皮,有一阵香味被挤压进空气里,两个鼻子几乎同时捕捉到了这段信息。
红眼睛兄长又低下头玩了玩手里的苹果,才忸怩地开口回答,这一段漫长的沉默,几乎要让路德维希担心起他的哥哥是不是早起后突然失声了。
基尔伯特越过一段时间回应他:“阿西,仙女真的把我的愿望实现了…”
路德维希沉默了一下,他的大脑有些无法处理这句话。

“嗯?我听着呢,哥哥。”

“本大爷现在的确很幸福。”

基尔伯特说完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娘们兮兮的。
但作为他诚实袒露心声的礼物,他得到了一个吻。

____________________
烤苹果梗来自《柏林童年》;
被篡改的诗来自荷尔德林。
令人相当羞愧的引用与拙劣的模仿,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43)
© 一豆青庭 | Powered by LOFTER